当我们谈论英雄时,我们谈论什么:Spider-man (2002)
Lyra

2017-06-26 11:26:56

(请忽略它是第二集的海报,我只是觉得这个设计很契合我的主题,故用之。) “Without heroes we are all plain people and don’t know how far we can go.” – Bernard Malamud 我常到处嚷嚷着“Spider-man是 ...

lyra10

(请忽略它是第二集的海报,我只是觉得这个设计很契合我的主题,故用之。)

“Without heroes we are all plain people and don’t know how far we can go.”

– Bernard Malamud

我常到处嚷嚷着“Spider-man是我心中最好的英雄电影”的看法,但当被人问起会这样想的原因时,我又很难用三言两语解释清楚。对我来说,不同于开启21世纪超级英雄电影先河的X-Men主在藉由变种人隐喻当代的种族议题、试图挖掘人性的不同的可能性的Batman(Nolan版)、彰显家庭/美国价值的Fantastic Four以及其它诸多不乏华丽场面与有趣的超级英雄电影,只有Spider-man是一心专注在处理“人/英雄”这个主题,而非“某事/某精神”的(Iron Man与Hulk也是侧重在处理人,但个人认为还是略逊一筹)。另外,它也是唯一一个会去琢磨反英雄(anti-hero)的动机与成长历程的系列(X-Men的反派是立场的对立造成的,并没有成长的过程),可以说是为超级英雄电影这个类型下了一个建立角色标竿。

在为电影写故事或剧本时,我们的主角就是我们的“英雄”,一般而言,他/她在故事中的显著特征就是会“改变”。而他/她怎么改变、如何改变就是整个电影在演的(第二幕),至于为什么改变,往往在电影开始的前十五到三十分钟就能交待完毕了(第一幕)。架构都在那里,并不是什么秘密,但真的能写出扣人心弦的故事却没那么容易。

本篇将侧重Spider-man的文本对“英雄”这个主题的阐述,而非电影语言或拍摄手法(不然会写不完)。另外,我完全没读过原著漫画,所以如果有任何对角色理解上的“错误”,请原谅,因为我完全是针对电影版本来分析。最后,由于我才疏学浅,若有错误,也请不吝指正。

Here we go…

英雄的命题

到底是“时势造英雄”还是“英雄造时势”,这是历史最热衷于探讨的命题之一,而西方戏剧或文学则更偏爱挖掘“成为英雄”的旅程,以此为命题创作出无数伟大的作品,而这个经典的结构就叫做:英雄的旅程(The Hero’s Journey)(有兴趣了解更多请寻找Joseph Campbell大师的著作阅读)。Spider-man最令人惊艳之处在于它吸收此结构加以转化,以描述英雄的诞生为情节线,探讨的核心之一便是这个伟大的命题:“是命运选择英雄,还是英雄选择命运”?(Spider-man的音乐剧Spider-man: Turn Off the Dark旧版就是以这为命题创作的故事,但颇失败)而另外一个更深层的问题,就是“为什么有人是英雄?有人则否?”。

在Spider-man中,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平凡如你我(甚至可说是个很loser)的主角,他与一般人心中对于“英雄”的定义相去甚远。我们期待的英雄是拥有比一般人更杰出能力——这可能包括强健的体魄、傲人的才智、甚至是迷人的外表或富可敌国的家产,这些特质不存在于寻常人身上,所以我们可以很理所当然的认为只有这些“特别的人”才能做出“特别的事情”,而“他们”与“我们”是显著不同的。于是,我们对这些特别的人的情感是一种远方的崇拜,尽管我们羡慕他们所拥有的成功与光彩,但我们其实骨子里清楚自己无法也不是真正的想成为他们,仅仅是望之赞叹之出色与叹息其所不能而已,说得更直白点,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让我们的世界看起来更有希望罢了,成为英雄,自古以来都是少数宠儿的与生俱来的特权。而电影Spider-man在试图透过诉说一个“人/英雄”的真实故事,而非一个“符号/英雄”的故事,将这个想法粉碎。它首先将主角的能力与层次拉到一个我们熟悉的境界,当我们认同了这位主角其实就是我们自己(或不如我们自己)后,就进入了故事对英雄的论证与探讨:

为什么Peter Parker是英雄?成为英雄的关键是什么?以下提出英雄的旅程中的重要阶段来分析Spider-man如何运用并转化这个结构来达成电影的命题。


  

本文由 @Lyra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分享到
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相关推荐
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>
Top 福利大片